因为我的艺名叫莫先生,所以我的朋友们也都叫我莫先生。​

我很喜欢音乐,因为只有在音乐中,我能感受到一个个空虚的灵魂,以及他们形形色色的孤独。​

我同样是个孤独的灵魂,我每天白天打着游戏,发着呆,每天夜里弹着吉他,写着歌。日复一日,夜复一夜。

后来九姑娘突然来到了我的城市,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​

九姑娘的确是个好姑娘,虽然她有些固执,甚至敢只身远离家乡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可是这并不妨碍她是个好姑娘。​

她很擅长做饭,更擅长煲鸡汤,自从她来了以后,每周都能喝上鸡汤。她会督促我按时吃饭,不让我熬夜,她让我改掉了很多臭毛病。​

可是我从未爱过她。 ​

因为我始终是个没名气的歌手,我给不了她未来。 ​

我常去的酒吧叫第九天堂,这个名字不像是一家酒吧的名字,更像是一个书店或者咖啡馆这种安静的地方。可是也正因为这种反差,让我第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名字。​

在第九天堂,我遇见了一个叫 Sherry的女孩,她是这家酒吧的驻场歌手,她的乐队叫诗人乐队,就像这家酒吧的名字一样,充满诗意。​

初次遇见 Sherry的那个晚上,她在舞台上高高在上,手里的贝斯发出短促而有力的声音,在嘈杂的音乐里,我却能听清她弹奏的每一个音符。她的歌声充满穿透力,一度击穿了我的灵魂。​

本来我以为我只是个听众,藏在百鬼夜游的场下,可是等她的演出结束之后,我竟看到 Sherry走向吧台,最后坐到了我的旁边。​

她说,“莫先生?”​

Sherry穿着标志性的蓝黑色夹克,披散着头发,嘴唇上是成熟而又诱惑的红,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放荡不羁的摇滚歌手,可是偏偏她的眼里的光,像极了当初的自己。

在得到我的肯定回复后,她兴奋地握住我的手,她说她听过我的所有歌,她最喜欢我的那首《For Away》。​

后来我和她喝了很多酒,她说诗人乐队的吉他手和鼓手就要走了,她希望我能来诗人乐队担任吉他手。​

Sherry的眼睛里的充满奇怪魔力,我看着她,稀里糊涂地答应了,顺带把我的哥们迟子也坑了过去。​

后来,我在第九天堂的酒吧里渐渐有了名气,诗人乐队也越来越出名,甚至被当红歌星邀请过去当嘉宾。​

当天晚上,我们激动地筛选了无数首歌,最后敲定将我那首《For Away》改编成摇滚乐去参加演出。

一直到演出开始,我们花了所有时间去练歌,我们注定要在演唱会中一鸣惊人,让世界知道诗人乐队。​

演唱会如期进行,场下挤满了人。​ 灯光散落在世界各处,仿佛一团庞大的迷雾包裹住我无边的幻想。我记得当时全场寂静,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我们身上,我甚至听到了人们的呼吸声。​

后来迟子的鼓响了,狼的琴也响了,我的吉他紧跟着弹出一段旋律。​

场下本来安静地有些可怕,可当 Sherry的声音响起,那个吞噬了一切的黑洞突然漏出了光,我渐渐听到了欢呼声,他们喊着我们乐队的名字。​

诗人,诗人。一遍又一遍。​

「 Your love executed my life.​

But you will keep me away tonight.​

I just wanna drop into my wine.​

Maybe I am not your Mr.right.​

…… 」​

Sherry的台风越来越稳,场下的欢呼声越来越多。​

当演唱结束,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,然后全场骤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,所有人都在欢呼着诗人乐队的名字。​

我看到 Sherry脸上酣畅淋漓后的笑容,我看到迟子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,我看到狼仰着头闭着眼,最后我看到的是我满手心的汗。​

再后来演唱会结束的时候,已经到了凌晨,我们决定吃点东西庆祝一下,可狼依旧是那匹孤狼,又一次离开了。​

就这样,我们三个走在空无一人的街上,Sherry开心的就像个孩子,一路蹦蹦跳跳地走。迟子身后背着 Sherry的贝斯,一路上没有说话,我 隐约看见他有些微红的眼睛和脸上两道隐隐的泪痕。​

我们最后在一家露天大排档落了脚,迟子讲着我和他当年的往事,Sherry认真地听着,时不时发出扑哧地笑声。我对那些陈年往事毫无兴趣,我一口一口喝着啤酒,但还是时不时地纠正迟子讲的那些我干蠢事其实是他自己干的。​

迟子起身去上洗手间,只留下我和 Sherry,气氛变得有些暧昧。​

Sherry把头伸了过来,轻声说,“我喜欢你。”​

我喝了口酒,说,“别闹。”​

Sherry突然一把搂住我亲了上来。​

那一刻我的脑袋一片空白,当我反应过来,推开她的时候,之后我听见一阵急促的呼吸声,仿佛某种被惹怒的野兽,我回过头,迟子红着眼睛一步一步向我走来。​

然后他的手里突然出现一个啤酒瓶。​

再然后砰的一声。​

我只记得我在空气中闻到了某种腥味,然后听见 Sherry的哭声以及周围乱糟糟的声音,最后我看见了九姑娘,她飞快地跑了过来,抱住了我的头。​

我从她的手指上感受到了细细的温暖,就像一条安静小溪缓缓流向了我身体最柔弱的地方。​

可是后来我的眼皮太沉了,我的身边太吵了,我听不见九姑娘在说什么,我只记得我眼前的世界越来越黑暗。​

我想这一次,我真的只剩下一个孤独的灵魂了。